胡成中代表:分层分类监管促股权投资行业健康发展

  讯当前,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及产业变革正处于实现重大突破的历史性关口,新能源、新材料、人工智能、生物科技等技术创新和产业化进程加快发展。我国科技创新和新兴产业发展正从单点引领向全域突破转变,而科技创新具有成本高、周期长、风险大等特点,需要资本市场提供更为匹配的新型金融业态和市场功能。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德力西集团董事局主席胡成中表示,股权投资是科技创新产业(300832)发展的重要推动力,在服务实体经济、支撑现代产业体系建设、推动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股权投资与科技创新、新兴产业具有天然适配性,有利于促进创新资本形成、提高直接融资比重,其重点在于支持种子期、初创期、成长期的中小微企业和原始创新领域的科技型企业,体现了资本市场对科技创新的包容性。

  数据显示,近年来我国股权投资行业呈稳健增长态势。以私募股权投资为例,截至2023年11月末,存续私募股权投资基金(含创业投资基金)规模达11.12万亿元人民币,过去三年累计投资总额超3.5万亿元人民币,且投资集聚效应较显著,北上深三地合计私募股权投资类基金数量和规模占比均超50%,而2022年以来,我国股权投资市场逐渐迈入调整阶段,募资和投资规模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下降趋势。2023年前三季度,我国新募集基金规模约13500亿元,投资金额约5000亿元,同比分别下降了20.2%、31.8%。

 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,要优化资金供给结构,把更多金融资源用于促进科技创新。如何促进长期资本形成,助力科创企业成长,股权投资应挑起重担。为此,胡成中提出以下建议:

  第一,综合考虑股权投资不同阶段风险属性,划定分层分类监管原则。创业基本上九死一生,即便是在行业前景足够好的情况下,一般科创企业的成长周期大多也需要十年磨一剑。私募股权基金(创业投资、天使)把资金投入到创业企业中,顺利的话也要8-10年左右才能实现退出,从这个意义上说,创业投资基金和天使基金属于实业资本和产业资本,不属于金融资本,不应纳入金融行业传统思路进行监管。

  创业投资基金和天使基金是助推科技创新的重要手段,也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力量,不能削弱,应该不断培育和加强。狭义的股权投资,特指中后期股权投资,原则上参与拟上市公司定增和参与上市公司定增本质趋同,这类股权投资基金应纳入证监会监管;创业投资,主要投资科创型中小企业,员工200人以下,年销售1亿元以下都纳入这个范围,创业投资基金应按其他思路监管;中国的天使投资还没有形成气候,应给予民间资金充足的自由度,以相关民事、商法原则界定。

  第二,进一步丰富退出渠道。建议持续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和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,为股权投资退出提供多元的选择,为科创企业发展提供直接融资支持,加快形成以股权投资为主、“股贷债保”联动的金融服务支撑体系。

  例如,从国际惯例看,股权份额的转让十分重要,去年上海股交中心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运行,在畅通私募股权基金退出方面起到积极作用。鼓励以这些探索为基础,扩大股权份额转让交易试点范围,完善私募基金份额转让平台、S基金、并购重组、境内外上市等多元退出渠道。

  第三,更好发挥政府引导基金的作用。明晰各类政府引导基金的职能和定位,通过适当降低返投比例要求、扩大返投方式的确认范围、实施开放性跨区域合作、增加创业投资类基金的设立规模等方式,突出政策导向功能,引导资金流向市场不敢投、资金需求大的关键技术领域,填补长期资金缺位。

  与此同时,完善基于总体收益的国有资本股权投资机构考核办法,给予单个项目一定容忍度。探索非控股投资和母基金运作等模式,多渠道吸纳资金并配以市场化投资运营,全面提升国资创投基金的运作效率和投资回报率。

  第四,大力培育市场主体。打造股权投资机构全链条的综合服务平台,推送优质企业名录、加强与金融机构的科技数据共享利用,促进股权投资机构与科创企业对接。依法探索建立风险分担机制,如对投资规定范围内种子期科技型企业的风投机构,考虑给予一定的风险分担和损失补偿。

  推动股权投资机构加强自身的核心能力建设,提升甄别科技含量的专业能级,聚焦颠覆性的创新科技领域布局,并为初创期的科创企业快速成长进行全方位赋能,不断提升投后管理的专业能力和精准度,以耐心、恒心陪伴企业从小到大。





Powered by 炒股配资推荐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